笑一笑中心首页

首页 >> 地中海贫血是什么

primera:试想这样一个世界,女性的生活不再为生

 2019-03-28 23:08  


  拉茹瓦在35岁左右经历了一场失败的恋爱,她开始担心再也不能拥有亲骨肉了。因此,在2007年,37岁的拉茹瓦花1万美元进行了卵母细胞冷冻保存,即通常所说的卵子冷冻。拉茹瓦说:“我只是想减掉压力。男人们就没有生物钟在体内嘀嗒倒数,我觉得冷冻卵子让男女之间的竞争环境稍微公平了一些。”

  

  拉茹瓦符合冻卵女士的典型特征:她们都是事业上的佼佼者,赚钱多多,而且都遵循Facebook高管雪莉·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关于女性须在职场“挺身而进”的建议。但她们总是找不到如意郎君也没法儿生儿育女,而且她们对于生育能力的滑坡心知肚明,在聚会上背一段统计数字就能当自嘲段子了。如今已47岁的拉茹瓦回想当年,她眼看着一个又一个朋友结婚生子,而自己却被困在医院繁重且毫无浪漫可言的工作中,心里倍感沮丧。

  

  莎拉·伊丽莎白·理查兹(SarahElizabeth Richards)说:“你的自我感觉会很糟糕,觉得自己是个不合群的怪人,而且不知怎么就把日子给过砸了。”理查兹在2006年至2008年期间花5万美元做了几轮卵子冷冻,并据此经验写了本书,名为《求子日程再安排:卵子冷冻的新前沿以及尝试此术的女士们》(Motherhood,Rescheduled: The New Frontier of Egg Freezing And The Women Who Tried It)。2016年的时候,43岁的理查兹说道:“通过冷冻卵细胞,你总算是抗争了一把,没有坐以待毙。现在你走起路来可以把腰板挺得更直,把头抬得更高。而且这么做在你的工作和爱情生活中都会得到回报。”理查兹说自己正和一个不错的男人交往,可能想要在2017年前后解冻她的卵子。而且她还在写一本新书,并打算在正式试孕之前搁笔。

  拉茹瓦在冷冻卵子后很快就结了婚。她在和后来的丈夫第一次约会时便将此事和盘托出,她说:“我把话说在了前面,并说道‘这就是我的计划’,他则回答‘好吧’。”拉茹瓦在39岁那年自然受孕生下了第一个孩子。几年后,在尝试了短暂的促排卵治疗后,拉茹瓦还是选择了解冻此前的卵子。受精卵移植手术取得了成功,现在她的第二个儿子已经两岁了。

  

  拉茹瓦说:“要是我在当住院医生的时候就有了几个孩子,那么我根本没时间陪他们,当时我每周工作时间极长。而现在我可以每天送5岁的老大去上幼儿园。”纽约大学在2013年对183名接受卵子冷冻的女士进行了一项调查研究,19%的人说要是自己当年的工作时间更灵活,那么她们可能会早一点要小孩。

  

  这一代选择卵子冷冻的女士们来自双职工家庭,当年她们的母亲曾奋力突破职场天花板,并教导孩子们说,“你要建立起自己的事业,然后一切都会按部就班地到来”,36岁的洛杉矶律师劳伦(Lauren)这样回忆说。2016年1月冷冻卵子的她像其他许多受访者一样,不肯披露全名,她们都担心这样会让自己永远嫁不出去。她说:“可是现在我知道了,一切没有那么简单。”很多女人拼命工作不要孩子,却只落得个在40岁时被大夫告知永远不能生育的噩耗。基于2008年美国全国家庭成长调查(NationalSurvey of Family Growth)数据的分析显示,在40岁至44岁没有子女的女性中,自愿选择不要小孩与想要但怀不上的人数一样多。

  自从避孕药问世之后,还没有哪项医疗技术能像卵子冷冻这样拥有改变家庭与职业规划的潜力。选择卵子冷冻的女性平均年龄是37岁,而2014年这个平均值还是39岁。对此洛杉矶某软件公司的营销总监布里吉特·亚当斯(Brigitte Adams)解释说:“这反映出了大家的绝望程度。”她本人在39岁时进行了卵子冷冻。而且生育科的医生指出,越来越多的女性在30出头的年龄就来冷冻卵子。这不仅因为女性越年轻卵子质量就越好,而且也是因为距离她们必须使用冻卵来生育的时间空当也更长。

  设想这样一个世界,女性的生活不再为生物钟所驱使。假如一位女士在25岁时冷冻了自己的卵子,并希望到35岁时能在事业上得到大幅提升,那么她大可以去全力打拼,不用担心错失当母亲的机会,而且无须急嫁的她也可以坚持等到梦中爱侣的出现。医生们希望在未来30年里卵子冷冻将成为女性常规保健的一部分,而且大方的准姥姥姥爷会给女儿支付这笔费用,就像是为第一次购房的孩子出首付那样。生育诊所Sher Fertility Clinics的医疗总监杰弗里·希尔(Geoffrey Sher)医生说:“如果你打算给女儿送件礼物庆祝大学毕业,你是愿意送给她一辆本田(Honda)汽车还是一个让她自主决定生育时间的机会?”目前这家诊所在全美开设了8家分号,并拥有一个名为haveababy.com的送子网站。而且希尔说道,由于卵子冷冻是在当事人出现生育困难之前就完成了的,所以“就潜在市场而言,卵子冷冻市场要比试管婴儿大得多得多”。

  

  艾米莉(Emily)喜欢谈论她的“常青藤商学院卵子”。2018年37岁的艾米莉在华尔街一家再保险公司负责投资者关系,她在这里所指的是自己的生育保险——存放在曼哈顿中城生殖医学协会(ReproductiveMedicine Associates)液氮中的19个卵子。艾米莉分别在2015年夏天和2015年10月花了“比买车多但比买房少”的钱冷冻了自己的卵子,她这么做是因为刚刚经历了分手,而且工作强度实在太大。艾米莉说:“我最终还是想生孩子的,但是我什么时候都在出差,而且在纽约很难找到像样的男人交往。我可不想为了赶生孩子的末班车而草草嫁人。”她从一个有过冻卵经验的朋友那里听说了这种技术,并咨询了生殖医学协会的医生,然后接受了两轮取卵手术。艾米莉没有向办公室里的任何人解释自己为什么有几天缺席会议,她说:“我的同事都是男人,我可不想说‘嘿,我得为了保存生育能力请几天假。这么做很棒吧?’”

  像其他许多接受了卵子冷冻的女士一样,艾米莉在形容这段经历时也说它让自己“掌握了主动权”。她觉得这样一来自己在和男人交往时不必流露出那种必须马上生孩子的绝望情绪,而且她对于把大多数时间都用来工作的做法也没那么内疚了。艾米莉说:“这种感觉就像是,感谢上帝,我现在还不用全力关注要孩子这件事儿,我再也不用那么恐慌了。”

  据美primera:试想这样一个世界,女性的生活不再为生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entersfor Disease Control andPrevention)发布的国家生命统计报告(NationalVital Statistics)显示,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在35岁至39岁之间生育的女性人数增长了150%;40岁至44岁女性的头胎生育率仅在2010年就跃升了5%。纽约大学生育中心的项目主任杰米·格里夫(Jamie Grifo)医生说:“没有改变的是生物规律。”他注意到很多高龄产妇的生育之路更艰难,花销也更大。助孕科技协会(Society for AssistedReproductive Technology) 2月的一项研究表明,美国现在每100名婴儿中就有两名是因为母亲事先接受助孕治疗才怀上的。

  与试管婴儿颇为相似的卵子冷冻技术已经存在了大约30年,但是格里夫说医学界对此一直持排斥态度,直到近年来才有所改观。它最初是为了保护癌症患者的生育能力而研发的,因为她们可能因化疗而不能生育,而且这项技术也相对简单。首先,通过促排卵药刺激女性卵巢尽可能多地排卵,这个过程通常为9天的药物注射,在家即可进行。然后医生要做所谓的经阴道穿刺取卵术:他们用一根穿刺针穿过阴道壁进入卵巢,然后轻轻吸出卵子。这一部分容易实现。与已受精胚胎不同的是,卵子只是一个含水量很高的大细胞。

  卵子冷冻技术的难点在于怎样在不形成破坏性冰晶的情况下冷冻卵子。在2013年至2016年,生育诊所已经从需要对卵子逐渐脱水的慢冻技术过渡到了更高效的玻璃化速冻技术。希尔医生表示:“玻璃化速冻比慢冻快了两万倍,在这种速度下来不及形成冰晶。就成功率而言,速冻技术彻底改变了格局。”卵子在取出并冻好后会存入一个装着液氮的特殊容器;多数专科诊所都拥有自己的存储地点,这样既是为了方便也是为了多挣一份钱。当一位女士决定要使用冻卵受孕时,这些卵子就会被解冻并受精,然后移植到她的子宫里。

  一轮卵子冷冻的成本介primera:试想这样一个世界,女性的生活不再为生于7000美元至1.2万美元之间,其中还未计入药物和存储费用,二者分别为每年3000美元和1000美元(精子银行均价为1500美元)。所有这些钱都需要自付,没有哪家大型保险公司涵盖这一项目,尽管有些慷慨的福利套餐会为一轮促排卵药的使用提供补贴。根据女性的年龄和健康状况,每轮卵子冷冻可以取出6到25个卵子。取出的越多,其中染色体正常的卵子就越多,经得住冷冻、解冻直至移植的卵子也就越多。从统计学角度衡量,每一次成功怀孕需要8到12个冷冻卵子。目前记录显示的冻卵活产只有2000例,但这个数据是旧的,医生估计真实数字接近5000例。格里夫说,纽约大学诊所每周都要做5到10台用于卵子冷冻的取卵手术。他说:“2011年,我们的治疗中只有5%涉及卵子冷冻,主要面向癌症病人。而到了2013年冻卵手术占到了我们业务的三分之一,而且基本都是患者自主选择的。”

  这样的跃升既是因为出现了成功率更高的玻璃化速冻技术——毕竟没有多少女人愿意在胜算不大的情况下接受侵入性手术,也是缘于媒体关注度提高和一位娱乐名媛意外“代言”的结果。2012年一档名为《与卡戴珊姐妹同行》(Keeping up with the Kardashians)的节目报道了金·卡戴珊(KimKardashian)在离婚后向一位生育科医生咨询冻卵事宜的内容。后续报道还跟拍了这位当时31岁的明星在母亲克里斯·詹娜(Kris Jenner)给自己注射促排卵药物时疼得牙咧嘴的表情。卡戴珊现在和她的新伴侣坎耶·韦斯特(Kanye West)生下了一个名叫诺斯(North)的女儿。她并未透露这次生育是否使用了冷冻卵子。2015年4月,女星索菲娅·维加拉(Sofia Vergara)证实自己冷冻了卵子,希望和未婚夫生个孩子。她在《早安美国》(Good Morning America)节目上说:“我已经40岁了,再也没可能自然受孕了。”

  

  美国生殖医学学会(AmericanSociety primera:试想这样一个世界,女性的生活不再为生 for ReproductiveMedicine) 2012年将“实验性”这几个字从冻卵技术的介绍中删除了,因为研究表明该技术的成功率提高,而且也没有数据显示在使用解冻卵子生育的婴儿中存在更高的先天缺陷发生率。不过该学会警告不得在最终的怀孕概率问题上误导女性。生殖医学学会在报告中指出:“以推迟生育目的为卖点营销这项技术可能会给女性带来虚假的希望并鼓励她们晚育。医生应该为有意冻卵的女性提供详细的咨询。”最后,该报告用一句稍显家长范儿的句子收尾:“女性最好还是在适宜年龄通过同房实现自然受孕。”

  如果卵子成功冷冻和解冻,那么这位女性将有约1/5的概率成功诞下活胎,具体取决于她冻卵时的年龄和其他因素。这与普通试管婴儿的成功率大体相当。许多医生会拒绝为40岁出头的女性做冻卵手术(如果一位女性在40岁时冻卵,那么卵子的成活率将降到1/8,要是45岁时才冻卵,那么成活率将只剩下1/20),而且医生也会拒绝为那些荷尔蒙水平显示她正在丧失生育能力的女性冻卵,格里夫说:“那样的话你基本上只是在固化她的不育症。”

  在纽约大学生育中心的候诊室里,电影《圣艾尔摩之火》(St.Elmo’s Fire)的主题曲飘荡在空中,包括一些孕相明显的准妈妈在内的女士们正在慵懒地翻看着宣传册,其封面是一些熟睡的、如天使般的婴儿。墙上海报来自身心减压工作室,上面写着“不孕压力可以化解!”。格里夫2018年60岁,他的办公室位于生育中心深处,屋里满是婴儿照片。他向寻求接受冻卵手术的女士们解释说,“我主要是一位专科治疗师。”他将自己的患者群分成两类,一类是在两性关系中受挫的女人,她们要么离了婚,要么甩了前男友,而且她们现在想要向前看了;还有一类是以事业为中心的女性,这些人财力雄厚,冻卵所需的1万美元可能只是她们一年中用在打点头发和指甲上的零花钱。

  

  生育中心的手术室和实验室相连,从格里夫的办公室稍走几步就到。一位技术人员正在实验室里进行试管婴儿的体外受精操作:她坐在电脑屏幕前,屏幕上放大了在她的显微镜下正在发生的一幕。一个细长的注射针刺破了卵子,这个刚刚取出的卵子放大后就像夏末海边的无害水母,一小团像乌云一样的东西进入了视野。格里夫兴奋地和我耳语说:“那是精子。”受精能否成功将在明天见分晓。冷冻卵子存放在实验室后部的大型金属桶里。

  在美国,生育医学是一个价值40亿美元的产业,但卵子冷冻在里面所占的份额微乎其微。女性1万美元的卵子冷冻支出基本都用来支付人工及实验室成本了。格里夫说:“我们仅能做到收支相抵。”他补充说道,卵子冷冻不像试管婴儿,接受它的人数不够让医院真正从中赚钱。而且,年轻女士又因为它收费太高而对此并不热衷。两家分别名为Extend Fertility和Fertility Authority的公司正致力于压低费用,以吸引不那么富裕的人群参加。

  

  吉娜·巴塔斯(GinaBartasi)在自己经历了试管婴儿的艰难孕育之后建立了Fertility Authority。她说:“几乎没有健康险会涵盖生育治疗,我从中看到了介入这一市场的商机。”这家公司以套餐价格的方式与各家生育门诊合作,在2月推出了名为Eggbanxx的冻卵业务,将代表患者与医生商议折扣,而且它还提供融资支持。巴塔斯说:“对于大多数30岁的人来说,8000美元是一笔大钱。”女士们可以先向Eggbanxx支付1500美元首付,然后在接下来的24个月再每月支付约250美元,基本上是在为冻卵做预约分期。

  Extend Fertility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克里斯蒂·琼斯(Christy Jones)说公司网站的工作方式更像是女性杂志《好管家》(Good Housekeeping)颁发的“质量批准章”,只不过这次用在了冻卵技术上。生育诊所支付预付费用,女士们则可以通过公司网站了解有关诊所的更多信息。大约2011年,琼斯联系了几家提供累进制保险套餐的大公司,探讨将卵子冷冻纳入保险的可能性。她说:“我们在保险公司那里遇到了很大阻力,他们表示:‘我们不想让人觉得自己不择手段,给女士们支付冻卵费用,好让她们继续干更多的活儿。’”

  我们以后是否会看到50岁的奶奶级妇女来到拐角那间办公室,说自己终于觉得准备好可以生孩子了?或许不会出现这种情况。虽然格里夫说现在尝试高龄受孕的女士大幅增多,但大多数女性在44岁之前就已使用自己的冻卵来试孕,而且那些现在冻卵的妇女也无意等到一把年纪了再做母亲。

  卵子冷冻技术的下一个阵地是基因筛查。该过程被称为极体活检,其中涉及对每个卵子的DNA检查,然后只保存那些正常卵子,从而大大提高成功受孕的可能性。希尔说:“许多女士历经全程却最终一无所获。借助基因检测,我们可以将那些令人伤感的虚假希望降到最低。”当然,好东西可不是白来的:基因测试需再花3000美元至4000美元。而且格里夫说:“没有什么是能百分百保证的。“听着,”格里夫在得知我就要33岁后补充说道,“你要是想当妈妈的话就不该拖太久了。人生永远没法做好万全准备。”

  撰文:Emma Rosenblum

  编辑:齐宇琨

  翻译:小凡

  (本文原刊于《商业周刊/中文版》2016年2月)

  ◆ ◆ ◆ ◆ ◆


手机盒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
推荐内容